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跨越1800公里 永康市政府包车接务工者返岗-最大的生殖器

跨越1800公里 永康市政府包车接务工者返岗

永康小五金产业比较发达,规模以上(规上)企业900多家,工业企业10000多家。

“镇雄属于疫情风险较低的地区,从镇雄乘坐包车回永康的务工人员不需要隔离,但要接受体检,要通过健康扫码,并提供当地相关部门出具的健康证明,在中途有随车人员对大家进行管理,车辆也不会在一些疫情风险较高的高速休息区停车,严禁不戴口罩随意下车逗留,这样就能确保人员的途中安全,务工人员返回永康后可以直接上工,企业主也放心。”永康市委两新工委有关负责人说。他告诉记者,到达永康的外来务工人员基本都可以马上安排工作岗位,“老员工就回原来的企业上班,新员工通过事先的协调安排也基本能够在第一时间上岗,永康的企业目前总体还是缺人。”

“如果考虑到除包车费用之外的开支,以及永康很有可能也会从镇雄之外的其他地区包车接回务工人员,此次永康市政府包车接外地员工返岗措施的总支出可能达到1000万元,这项举措让我们企业主和返岗员工都很受益。”张斌说。

家住镇雄县场坝镇的王秀举是一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,也是2月17日第一批返回永康的镇雄籍务工人员。

疫情之下,人员流动受限,企业无工可用,如何帮助企业员工及时、安全地返岗复工,是众多企业和地方政府面临的首要难题。

永康被称为“中国五金之都”,工业企业众多,节后将迎来返工高潮,大量人员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返回永康,成为疫情防控重要风险点。

由于大量生产一线员工不能返岗,王明这家企业的复工“有名无实”。“由于缺少一线员工,我们现在把财务、行政人员都放到生产线上,争取让生产线先‘动起来’,但也只能恢复20%左右的产能。”王明介绍,他的企业有10个车间,目前在使用的不到5个,其中两个包装车间因为人力不足,只能整合成一个来做,“而且还是在行政人员的支持下才把这个车间运行起来”;小蹦床生产车间有5条生产线,目前只有一条能正常生产;喷涂车间,由于缺少技术工,只能停工。

疫情之下,企业无工可用,复工“有名无实”

在浙江哈尔斯公司上班的镇雄人翁志,也告诉记者,“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急迫地想赶回永康。”

“我们让企业把在镇雄的员工名单梳理出来,由我们统一发给镇雄方面,对方在当地把人找出来,由我们出资,包车在指定时间地点接上务工人员,直接返回永康。同时,我们把很多企业的用工需求也发给镇雄,对于愿意来永康企业工作的镇雄人也给安排合适工作岗位。” 永康市委两新工委有关负责人说。他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为了动员更多镇雄人来永康务工,永康市政府甚至联系镇雄县驻浙江党工委,邀请该党工委180多位在永康工作的镇雄籍党员配合此次工作,积极介绍老乡来永康工作。

位于云南省东北部的镇雄县总人口170万,在外务工的劳动力超过50万,约占全县总人口的30%,大量镇雄人在浙江永康及永康附近区县务工。

春节过后不久,永康市相关部门开始和云南镇雄这些劳务输出重点县市进行对接,随着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,永康市迅速开展全市主要企业镇雄籍员工需求调查,同时邀请镇雄人社局领导至永康进行对接,打通员工返岗的堵点,开辟绿色通道。

受此次疫情影响,有2万镇雄籍员工无法自行返回永康,吴长树是其中一位,他告诉媒体,“永康市政府给我们买车票,我们得抓紧时间回来,如果老是在家里呆下去的话,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。”

员工能不能尽快返岗,是王明现在最关心的问题,但他同样担心员工会不会“带病返岗”?

王明告诉记者,2月17日到达永康的镇雄籍员工中就有多位属于他的企业,“我们公司里有不少云南镇雄的员工,第一批坐包车回来的少,第二批会多起来,这是目前我们比较放心的一种返岗方式。”

受疫情影响,大量永康企业节后面临员工紧缺的问题。

“春节后我们发现,从镇雄等地返回永康的外来务工人员较往年明显减少,已经严重影响到企业复工,这里面有当地疫情防控措施导致人员流动不畅的因素,也有务工人员担心疫情环境下外出被隔离的问题。”永康市委两新工委有关负责人说。

“我们已经开工快一周了,但是返岗员工不到200人,而且以公司行政、销售、财务人员为主,大多是本地人,外地员工,特别是外省员工,大部分还不能返岗。”王明说。

政府出资,免费接外地员工返岗

跨越1800公里 永康市政府包车接务工者返岗

永康以政府出资包车,免费接员工返岗的方式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。

永康市政府为企业员工免费包车返岗的举措,让王明这样的企业家看到了希望。

原标题:跨越1800公里,永康市政府包车接务工者返岗

“我希望大家早点回来,但更希望大家能够健健康康回来,如果返岗员工中出现疫情风险,那整个企业都有可能要隔离,生产彻底中断不说,还会危及员工身体健康,这一点我们是想得很清楚的。”王明说。

2月17日凌晨,从云南省镇雄县出发的首批返岗大巴平安抵达浙江省永康市,经过这段横跨中国南方的1800公里行程,1000多名首批到达的镇雄籍务工人员就此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“年前接的新订单,现在一个都做不了,目前只能争取把可以出的货先赶工出来,先应付老的、积压的订单,有客人年初十就开始催我出货,也有客户急得想上门来找我,怕我不给他供货,其实,哪怕我现在有货,也很难马上送给客户,因为物流公司也缺搬运工和司机,物流发货也要等。”王明告诉记者,由于缺人手,复工后的企业运行效率和预期相差甚远。

王明(化名)是永康一家健身器材制造销售企业的负责人。他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他的公司有800多位员工,其中云南、贵州、四川籍员工超过600人,受疫情影响,大部分回老家过春节的员工不能及时返岗。

据永康市委两新工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包车的费用,以及镇雄方面随车人员在永康产生的费用将由永康市政府承担,包车返岗方式得到外来务工人员和永康当地企业主的认可。

“在永康的外来务工人员中,约有11万人来自镇雄,大部分是小五金产业工人,小部分从事物流、餐饮业。如果加上永康附近的浦江县和武义县,大约有超过16万来自镇雄的务工人员,占镇雄籍外出务工人口的三分之一,所以对于我们这次包车返岗的举措,镇雄方面也非常重视支持。”永康市委两新工委有关负责人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政府部门摸底发现,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返回永康的镇雄务工人员约有2万人。

在登车返回永康前,王秀举通过当地政府组织的免费健康体检,获得“健康证明”,并在医生和干部组成的随车工作队的陪同下返回永康。

永康当地企业主张斌(化名)向记者表示,一辆乘员50人左右的客车从云南镇雄包车至浙江永康的开支(扣除高速通行费用)约为1万元,如将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返回永康的2万镇雄籍务工人员均包车接回永康,可能会产生超过500万元的支出。

企业主为无工可用而着急之时,远在老家的务工人员也急。

在永康的外来务工人员中,约有11万人来自镇雄,春节前约有4万镇雄人从永康返回老家,其中约50%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返回永康。

Comments (2)

  • Brad Bukovsky
  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  ▲随着武汉肺炎疫情在日本升温,美国 CDC 也将其列入 1 级旅游警示的范围。图为近日关西国际机场。(图/美联社/达志影像)

      回复
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▲新冠肺炎疫情增温,瑞银认为,大宗商品价格反应过度,不过油价、金价后市看俏。(图/达志/示意图)

    回复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清朝第一位皇帝|历史故事|十大将军排名|阴阳眼|灭绝动物|世界地震|蒋经国的儿子|越战女兵|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阴阳眼|十大将军排名